1. 聊話題
  2. 生活時事
  3. 時事新聞

陳哲男、陳其邁亂台現形

  • alphaC

  • 01-15
陳哲男

陳哲男、陳其邁亂台現形。(圖/時周提供)

總統府前副祕書長陳哲男以教師身分踏入政壇,與國民黨決裂後,把「綁樁」那套帶進民進黨,遊走政商界,坐上總統府副祕書長一職,卻跟總統一起貪汙,官司纏身,遠離政壇;陳哲男的兒子陳其邁,靠著父親在高雄的庇蔭,再靠著與立委朱高正互罵的那張嘴,一路罵進立法院,他身為民進黨要角,卻沒為父親所作所為道歉,仍靠著「罵功」在立院打天下。

台灣政壇有不少父子檔,接力在政壇發揮影響力,卻沒有一對像陳哲男、陳其邁父子經歷曲折且具爭議,兩人的政治抉擇,也代表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勢力消長。

李登輝人馬受矚目

陳哲男開過補習班,當上高雄新興區正氣里長,曾到飯店當經理,這段期間和鄰里關係密切,廣結善緣,認識不少政治人物,讓從事教職的老師,一腳踏入政治圈。他當時是國民黨員,投入立委教育團體選舉,落選三次,屢屢敗陣後,終於如願當上教育立委,開始陳哲男的政治路。

陳哲男靠著前總統李登輝提拔,進入李鍾愛的次級團體「集思會」,學習國民黨綁樁、鋪陳政商關係,種下日後收錢的貪婪行徑。陳哲男擁有權力,開始批判不受當時國民黨主席李登輝控製的「非主流派」,深受李登輝信任;但陳哲男後來的政治思想改變,讓他和國民黨漸行漸遠。

陳哲男在國會提出「一中一台」概念,抵觸國民黨的路線,被非主流派抓到把柄,因為陳是李的紅人,沒有受到嚴厲懲處;但陳哲男事後又公開稱當時的行政院長郝柏村與李煥、沈昌煥及蔣緯國是「賣台四奸」,完全背棄國民黨,陳哲男因此在一九九二年被國民黨開除。

由藍轉綠遊走政商

陳哲男被開除後馬上翻臉,隔年隨即參加民進黨晚會,現任高雄市長陳菊大聲地問,「大家歡迎陳哲男加入民進黨,好不好?」聽到民眾鼓掌聲的陳哲男,年底就加入民進黨。陳哲男雖披綠旗,卻有國民黨綁樁、操弄地方勢力的招數,他把這招帶進綠營,替民進黨經營地方勢力,陳哲男光是在高雄市的黨員數,就高達四千人,在黨內幾乎是獨占鰲頭。

陳哲男幫陳水扁拿下台北市,順理成章當上民政局長,更擔任阿扁募款大將,遊走於法律邊緣。北市府一九九五年規畫士林官邸地區都市計畫案,把部分保護區變更為商業用地,其中包含台鳳集團總裁黃宗宏母親黃葉冬梅的土地在內,監察院調查,台鳳公司當年捐一百萬元給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用錢換土地」,就是陳哲男建議的,更種下陳哲男進入總統府後,肆無忌憚的貪汙風格。

掏空東帝士集團的前東帝士總裁陳由豪,二○○一年潛逃到大陸,被列為台灣十大通緝犯,他在大陸隔海爆料,曾為了東帝士紓困及台中市晶華酒店使用執照案,給總統府副祕書長陳哲男一千萬元,請陳幫忙處理,但陳否認收錢,隻承認和陳由豪見過三次面,絕對沒收錢。

弊案連連重挫宦途

陳哲男夫婦擔任公僕九年身價逾億,當總統府副祕書長前兩年,光是外幣存款就達三十九萬多美元,股票總值從二○○一年申報的八百八十二萬多元,暴增到一千七百八十六萬元;更被指介入太平洋SOGO百貨經營權爭奪戰,於二○○二年接見太平洋建設總裁章民強父子,一次在總統府,二次在餐廳,成為著名的「水餃案」;當時陳水扁力挺陳哲男,使陳哲男行徑更大膽,當起司法黃牛。

 

二○○二年,前新偕中建設董事長梁柏薰涉及華僑銀行超貸案、偽造文書案,梁柏薰為了免除官司,找上陳哲男。陳哲男為了製造自己對司法系統「夠力」假象,當年安排總統陳水扁參加司法官訓練所四十三期開訓典禮,梁柏薰以為陳哲男真能解決,付六百萬元給他,結果梁仍被判刑定讞。

梁柏薰狼狽潛逃出國,二○○四年出面指控陳哲男收錢不辦事,事後返國投案,陳哲男司法黃牛之名才公諸於世,還因此被收押七個多月,堂堂總統府副祕書長成為階下囚。陳哲男司法黃牛案件仍在審理,原本隻被以詐欺罪輕判,高院更二審依「公務員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重判陳八年徒刑。

陳哲男司法黃牛案期間,還要求當時高院庭長李文成,協助指導白手套楊振豐做偽證,陳、李一、二審都被判有罪,直到去年十一月,高院依照程序不合法才改判陳、李無罪,隻是白手套楊振豐早就因為向檢方自白被判緩刑確定,陳哲男無罪,不代表他沒有找人替他脫罪。

陳哲男弊案纏身,二○○五年因涉及高捷弊案,接受華磐公司招待到韓國濟州賭場遊玩,一度被認為圖利廠商。民進黨二○○五年開除他黨籍,總統府授予兩枚勳章也被追繳;二○○八年更被監察院彈劾,形象跌落穀底,使這位「政壇變色龍」,政治生涯晚期黯淡無光。

陳其邁罵進立法院

陳哲男的兒子、現任民進黨立委陳其邁,雖然讀醫科,但在父親從政的耳濡目染下,投入學運和政治,更在父親的「庇蔭」下,逐漸往上爬。他年輕時擔任父親的立委辦公室主任,為踏入政壇做準備。

一九九五年,陳其邁在民進黨徵召下,參選高雄市第二選區立委,在父親加持下,順利當選,隻是參選過程,讓人見識到「有其父必有其子」。陳哲男當民政局長時,曾脫口而出「七字經」,陳其邁奉行父親的功力,選舉時和當時新黨候選人朱高正互罵,兩人三字經罵來罵去,竟把兩人一起罵進國會殿堂。

當時陳其邁罵朱高正是「豬哥正」,朱高正則回罵陳其邁「GY」,髒話滿天飛,使選情冷到不行的選戰,因為兩人每天互罵上版面,結果兩人雙雙選上。隻是媒體事後才知道,朱高正曾告訴某大老,這招和陳其邁套好,以互罵炒新聞,陳其邁就靠這招踏入政壇,質詢時頻頻使出「老招」。

陳其邁把當年罵朱高正那招帶進國會,質詢農委會主委陳保基禽流感疫情時,用陳保基的名字諷刺他「嘸睬(台語)你叫陳保基,現在連『保雞』都不行!」讓陳保基大為光火,「這是我父母給我的名字,希望委員不要用這種方式質詢。」讓人見識陳其邁問政的技巧,很愛使用這種方式「虧」對手。

目無尊長冷酷現實

陳其邁和大哥「阿堯」陳其堯,靠著父親的羽翼在地方「走路有風」,陳其堯和高雄在地多家股票上市公司的第二代關係不錯,也算高雄當地「富二代」,喜歡開跑車炫富,在高雄很活躍;更因為父親的關係,被阿扁拔擢為子弟兵,從行政院發言人當到總統府副祕書長。

隻是陳其邁也是個「公子哥」,陳哲男當立委時,陳其邁常到父親的國會辦公室溜達,對於父親身旁年紀較他長的助理,陳其邁的態度顯得有些倨傲,因此,這些人私下常以「公子」的稱號,來譏諷陳其邁。今年七合一選舉,陳其邁又被傳與梁姓、鄭姓民進黨員到澳門,被稱為「風塵三少」,被陳其邁嚴正駁斥,「胡說八道!從沒和這些人到澳門!」

二○○二年高雄市前議長朱安雄賄選案爆發後,讓人見識陳其邁現實的一面,朱的妻子吳德美更爆料陳其邁為了剷除政敵,案發前就斥責挺朱的市議員,還放話要媒體辦案,就是擔心朱危及陳其邁選高雄市長之路,手段凶猛。陳更對父親人馬不留情面,要和其中涉案人士,包括市議員楊定國、林崑山等人劃清界線,兩人對他無法諒解。

隻是當父親涉入高捷弊案時,沒人力挺陳其邁,讓他黯然從高雄市代理市長位子下台,連出馬角逐市長都沒機會,見證人情冷暖;要不是阿扁卸任前讓陳當總統府副祕書長,再依附在蔡英文包容下,依照陳其邁脫離公職後,逐漸和地方勢力疏遠,屢次參選立委的機會又被「搓掉」,陳其邁恐怕早已失去鎂光燈,遠離政壇。

陳其邁曾以副祕書長身分投書媒體,稱美國的「台灣關係法」認為台灣是一個國家,被外界罵到臭頭,認為陳其邁以這個身分說出的話,竟然把台灣關係法用來證明台灣獨立,非常不適當。

陳哲男角色多變、遊走於藍綠之間,是名副其實「政壇變色龍」,卻涉入弊案黯然離開政壇;兒子陳其邁在立院的問政風格,和父親類似,特殊且吸引媒體目光,他在蔡英文角逐總統大位時,擔任發言人,屢次以惡言攻擊對手,彷彿當年選立委的招數重現。陳哲男和陳其邁在政壇打滾的經驗,讓人氣得牙癢癢,簡直是政壇現形記,相當引人借鏡

陳哲男小檔案

年齡:73歲(1941年生)

黨派:無黨籍(遭民進黨開除黨籍)

學歷:國立師範大學

經歷:立委、台北市民政局長、總統府副祕書長、國策顧問

陳其邁小檔案

年齡:50歲(1964年生)

黨派:民進黨

學歷: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預防醫學碩士

經歷:立委、行政院發言人、高雄市代理市長、總統府副祕書長

陳哲男弊案纏身

時間 事件 身分 官司進度

1995年 陳哲男建議台鳳捐款,士林官邸變商業用地 北市民政局長 監察院糾正台北市府

2001年 陳哲男涉嫌收受前東帝士集團董事長陳由豪1,000萬元政治獻金,處理東帝士紓困案 總統府副祕書長 陳由豪遭通緝,查無實證

2002年 陳哲男接受高捷顧問公司華磐公司招待至韓國賭博,涉嫌圖利 總統府副祕書長 二審無罪定讞

2002年 前新偕中建設董事長梁柏薰付陳哲男600萬元,請陳擺平官司,梁仍遭判刑,陳當司法黃牛 總統府副祕書長 更二審判8年

2005年 司法黃牛案,教唆白手套和高院法官做偽證 國策顧問 更一審無罪

陳其邁:罵到差點幹架

陳其邁極力撇清「風塵三少」傳言,他說:「我和他們兩人連吃飯都沒有,怎麼可能去過澳門!都是不實謠言。」至於陳其邁選舉立委時,和朱高正對罵是「套招」?陳其邁說:「真的沒套招,我們兩人罵到差點打起來,都是真的;而且我進立法院後,從沒和朱高正聯絡,證明我們不熟。」

陳其邁說,他對助理的態度一直都很好,不可能對助理態度「倨傲」,也沒聽過人家稱他「公子」。對於負面傳言,陳其邁一概否認。他還表示,父親在北市府當民政局長,管不到文化基金會,監察院調查父親關切士林官邸土地的事情,不是事實。

文章來源

相關文章

  • 相關關鍵字: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