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聊話題
  2. 網路新奇
  3. 正妹特搜

千山沐雪、赴約一場秋色無邊,記2018國慶5.5天速穿狼塔C+V_師傅

  • 11-09

原帖:

狼塔穿越需要翻越冰山隘口、橫渡激流、行走空中棧道、穿越草原、森林…風景絕美而又驚險刺激、集巍峨壯美的天山風光之大成。在新疆戶外,狼塔C線被評為難度和風景最高的9級,是目前已知的最艱苦的徒步線路之一。在後山一百多公里的無人區裡,森林茂密、遮天蔽日;奇花異草、聞所未聞。這裡是狼、棕熊、雪豹、野豬、北山羊、盤羊、雪雞等野生動物的樂園,更是富有探險精神的山友們的嚮往之地。

九月初,梅里外轉的腳傷新疤褪去,計劃著國慶再出去走走,有點好了傷疤忘了疼,本想休閒的走個貢嘎雪山,不過一看商業隊快把貢嘎淹沒的架勢,那就不去湊熱鬧了!狼塔並不是一定要走的,走過狼塔的老丁覺得狼塔對我來說沒什麼難度,風景也單調,所以如果不是沒地方去的話也不會去狼塔了!不過有一點老丁說錯了,狼塔的秋季景色絕對出色!

陸續磨房諮詢了幾個隊,都是中秋進山的,而且穿越時間過長,隊伍過大,怎麼想都不是理想的隊伍,考慮單穿的可能性!閒著沒事戶外助手上看軌跡,無意中看見狼塔組隊的資訊,時間完全對的上,不過是七天穿越,原來我是想走八天,這樣就走著玩似的,輕鬆的很,不過7天的話可以早點出山吃羊肉啊,挺好!隊伍是殘劍召集的,一看過往軌跡,嗯、越野跑大神,8月剛走完龍眼,嗯、可以加入!事先說好遇到特殊情況可以脫隊獨行,一切自助,正合心意,不管快慢、不管天氣,大家的選擇肯定有所不同,不必因為一人的選擇而全部受累!峰海是殘劍的朋友,理所當然的認為能力絕對不會差,於是三人隊伍一天之內成形!

聯絡了六月去博格達的包車司機楊師傅:13699362980,楊師傅很可靠,也是通過零紅蝶那邊認識的,對博格達、狼塔、夏特等新疆附近的線路資訊特別熟悉,很多驢友過去都是包他的車!由於我們時間安排的很緊湊,必須下午15點才能出發,楊師傅這邊說沒有問題,倒是有些擔心太晚會讓他在山裡過夜,事實也確實在山裡過夜了!這點就真的有些過意不去了!

9.28號在西安轉機留宿一夜,清晨在蕭瑟的秋意中吃了肉夾饃,無論來幾次,西安給人的感覺總是好的,有種濃濃的歷史沉重底蘊迎面而來!峰海、殘劍都是29號直飛的飛機,比我早半小時左右到地窩堡機場,我下飛機時楊師傅已經接上他們,一切順利的超乎想象!烏魯木齊的網路實在不想吐槽了,6月才說再也不來了,原因之一就是這個爛網路,還是來了啊,打臉的很!徒步狼塔需要在呼圖壁縣的狼塔戶外登記,而且不允許獨自進山,遇到拼車進山的mac-otw、pretend,不過進山後能跟就跟,不能也沒辦法!

左起:本人、殘劍、楊師傅、峰海、大自在、mac-otw、pretend,在呼圖壁吃了頓羊肉,18點左右離開呼圖壁,路上楊師傅帶著去買了饢,新鮮出爐的饢真的特別好吃啊,在車上東扯西扯的就吃完了一個;進大水罐起點前有檢查站,沒在大自在那裡備案登記的應該是進不了山的!到起點時已經20:30分,天色已經暗下來,附近找地方露營,後來被楊師傅喊進一個小白房子住宿,反正也是沒人,裡邊睡5個人剛好,不過pretend堅持要在外邊露營,另外、找營地時不小心滑了一下,右腳後跟劃破流了很多血,疼的、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這才開始、怎麼玩下去?楊師傅覺得天太黑開車出山不安全,於是也跟我們一起住下了,而且明早打算跟我們走幾公里,有點意思!山裡真的冷的很,單穿軟殼有點抖,天空月光皎潔,偶爾聽見兩聲狼嚎,搞得出屋子都有點擔心!峰海、殘劍、楊師傅喝了酒,據說有助睡眠,嗯、對他們確實有作用,對我嘛、反正聽了一夜呼嚕,左邊右邊演繹的變奏呼嚕曲! 實際行程:

D1: 2018.9.30 白楊溝大水罐(7:07、0km)-午餐休息點(11:13、15km)-小冰湖營地(14:00、21.9km)-白楊溝達阪(16:49、25km)-馬鞍營地(18:56、29.3km)-河谷營地(19:24、30.4km) 徒步30.4km,耗時12小時19分

D2:2018.10.01 河谷營地(7:56、0km)-空中棧道(8:50、3.2km)-五星營地(9:14、5.9km)-溜索點(9:59、8.8km)-老虎嘴(10:41、11km)-一棵樹營地(12:11、17.3km)-庫勒阿特騰達阪(16:38、23.4km)-小樹林營地(18:24、28.5km)-高原牧場營地(19:47、34.5km) 徒步34.5km,耗時11小時50分

D3: 2018.10.02 高原牧場營地(7:48、0km)-冰湖營地(10:09、6.7km)-蒙特開曾達阪(11:48、9km)-哈納尕依特達阪(14:03、12.4km)-CV交匯處(16:54、21.6km)-烏蘭達阪(19:19、26.3km)-烏蘭達阪下2號小木屋(19:56、28.4km) 徒步28.4km,耗時12小時7分

D4: 2018.10.03 烏蘭達阪下2號小木屋(8:01、0km)-CV混界點(9:01、4.3km)、夏熱達阪(9:46、6.9km)-雞爪岔營地(10:29、10km)-午餐點(13:26、21.4km)-綠湖(15:59、30.4km)-烏拉布圖達阪(18:11、32.7km)-烏拉布圖達阪下1號木屋(19:34、37.2km) 徒步37.2km,耗時11小時33分

D5: 2018.10.04 烏拉布圖達阪下1號木屋(7:49、0km)-3號木屋(8:33、3.2km)-河谷營地(8:47、3.8km)-廢棄公路(12:28、17.2km)-天格爾達阪前營地(13:45、22km)-天格爾達阪小埡口(15:45、23.7km)-天格爾達阪(16:45、24.9km)-橋頭五星營地(19:43、37.1km) 徒步37.1km,耗時11小時53分

D6: 2018.10.05 橋頭五星營地(8:02、0km)-橋楞格爾達阪(8:53、2.4km)-中間谷底(9:41、5.3km)-石橋(10:41、12km)-出山接人處、離農大林場3km(11:43、16.8km) 徒步16.8km,耗時3小時40分

全程184.7km,沿途翻越白楊溝達阪、庫勒阿特騰達阪、蒙特開曾達阪、哈納尕依特達阪、烏蘭達阪、夏熱達阪、烏拉布圖達阪、天格爾達阪、橋楞格爾達阪等9座達阪,累計爬升11846.3km,下降12110米,爬升比梅里外轉多450米,下降少150米,總的說來走起來挺爽的,遺憾的是帶傷在身,無法以更好的狀態體驗,不過一路三人隊伍始終同行,著實難得!

快速出山並不是因為要搞什麼打破記錄的事,純粹就是走的爽快,停不下來,打破的從來都是自己的極限,至於被說走的太快或是一路跑,只不過是早出晚歸,我相信很多人也能走出來這速度,跑是不可能跑的,畢竟還想多走幾年,不會因小失大;然後國慶假期太短,希望留點時間出山吃羊肉,畢竟、新疆除了美景,更有美食!

D1: 2018.9.30 白楊溝大水罐(7:07、0km)-午餐休息點(11:13、15km)-小冰湖營地(14:00、21.9km)-白楊溝達阪(16:49、25km)-馬鞍營地(18:56、29.3km)-河谷營地(19:24、30.4km) 徒步30.4km,耗時12小時19分

昨晚睡的真是特別不好,感覺屋頂都快被呼嚕聲掀翻了!5點多再也睡不著了,準備起床煮早餐,屋外真的好冷,月光清冷的灑落清輝,吸氣有冷冽的清新感覺,單層的軟殼有點發抖!pretend在外邊帳篷也是冷到一晚都沒睡好,沒多會兒楊師傅也醒了,於是3人都去車上坐著,煮飯的間歇隨便聊著天,pretend就說冷到不行,我們覺得照這樣下去,去到山上他會更加受不了,於是建議他綜合天氣、個人情況考慮一下下撤的可能性,因為他帶的禦寒衣物實在太少了,現在都冷到渾身發抖了,想不明白前期怎麼準備的,抑或真是腦袋一熱就來了?

該說的都說過了,怎麼做在自身!六點多殘劍、峰海、mac-otw也起床了,靜靜看他們收拾東西,快七點天還沒亮,居然忘了冬季天亮的比較晚,而且黑的比較早,最遲20:30全黑,比8月在雲南時的白晝時間更少,徒步強度卻要更大,有點擔心行程,畢竟山上還會下雪的!臨出發pretend決定跟楊師傅的車下撤,由於我們7點就出發,天也沒亮,所以楊師傅不打算一起走了,於是短暫的4人隊伍成立!

由於天黑,前邊路有點看不清,河谷裡走軌跡、路徑並不是很好確認,所以剛開始就往右過河,導致最後折還,河上的木頭結了淺淺一層冰,走起來得集中精神!走了一會兒,發現mac-otw速度有些跟不上我們三人,最後到3.4km的時候,剛好8:02分過河,峰海不小心落水了,我直接涉水過河,新鞋防水總算還行,商量了一下告訴mac-otw我們得先走,能跟就跟,能到大家晚上露營點匯合,mac-otw說沒問題,殘劍再確認他有軌跡會認路後我們就先走了,最後出山得知mac-otw當天走了10多公里,應該離我們午餐的地方不遠,然後下撤了,有點可惜,他只是沒找到同行的,不然堅持下去是沒問題的!

一路來來回回的過河,有時不想涉水還多走了一些路,後來覺得麻煩,乾脆換上溯溪鞋走,方便多了,殘劍、峰海其實帶的都是營地鞋,跟溯溪鞋差距有點大,反正兩人都是踩石頭過河,早上石頭上結冰滑的很,導致殘劍後來也落水了,我唯一的堅持就是不要落水了!

一路上的營地不算少,而且都很平整,水源也不缺,真的是想走到哪裡都可以!隨著海拔的逐漸上升,漸漸的開始不用過河了,遠處湛藍天空下的雪山開始出現在眼前,漂亮!中途遇到牧場,羊群在河谷飲水,遠遠看見牧民走過來,沒來得及招呼,不過看見羊群就在幻想羊排、羊肉串、手抓羊肉相關的詞彙,口水嘩嘩的!

後邊有段路都是走右邊的機耕路,寬敞好走,不過也有人走左手邊的山腰,當然河谷也可以走,不過後手邊走的人最多,也最輕鬆!沒事就不要瞎折騰了,所以理所當然走機耕路了!

11:14分已經走了15km,大家對這個速度還是很滿意的,況且此處也算是個觀景點,於是決定在此午餐,悠閒的休息到差不多12點,人都有點懶散了,不過還是得走啊!此後要麼一直走右側上坡沿著河谷前進,要麼直接走河谷!很多路段我都是直接走河谷,一直走到最後積雪厚到實在沒辦法走,殘劍峰海走了一段河谷,大概由於沒穿溯溪鞋,所以後來又切回山坡上了!

在河谷行走其實不算難,過河時踩在水裡真的特別爽,有泡冰泉的感覺,疲憊盡去,精神煥發。不過後來雪太厚了,實在是沒法繼續,只好切回山坡上!雪地上有很明顯前隊走過的痕跡,聽說樹林林、零紅蝶的隊伍前幾天進山了,不知道哪裡能夠遇上!

14點到小冰湖,徒步21.9km,雪地晃的眼前暗的很,有點雪盲了,不過懶得拿墨鏡,殘劍、峰海都沒帶墨鏡,記得出發前似乎提醒過!峰海放下包就躺著休息了,殘劍說是有點咳嗽,擔心會高反,隨時準備下撤,難道要一個人?想想好像也沒啥,只要一進山,所有多餘想法都沒了,只管安心的往前走就好了!

小冰湖之後開始持續的爬坡,眼睛慢慢適應這白茫茫的世界,視野恢復正常狀態,雪後初晴,天空湛藍的連一絲白雲都不曾出現,鏡面一般,看起來讓人心曠神怡!溯溪鞋穿著很舒服,走雪地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冷,偶爾踩進積雪,反而覺得非常爽!

現在倒是不必擔心跟不上殘劍峰海的速度,只要不突然來個越野跑,我想這一路是很難不同行了!三人速度不一卻又相差不遠的慢慢走著,覺得大家狀態都不錯,於是商量把今天的營地往前推一點,事實上馬鞍營地也根本不適合露營,特意在雪地留言告訴mac-otw我們今天打算,希望能夠看到吧!

出發前其實就知道狼塔大雪了,中秋出發的隊伍也下撤了幾隻,不過興奮的情緒更多,想想下雪後的景色多美啊,唯一擔心隊友遇雪下撤罷了!雨崩深陷到腰部的積雪、白茫雪山的冒血騎行、烏孫的漫天積雪,對於雪、更多的是熱愛,至於雪崩嘛,其實這些線路很難遇上的,所以剩下的只是堅持與體力!

峰海今天的狀態應該不好,上坡的時候挺吃力的,後來才發現他下坡、平路是很快的,所以兩兩抵消,速度都不算慢;殘劍呢、保持正常速度;這樣挺好,大家按各自節奏行走就是了,輕鬆自在!

白楊溝達阪為什麼被稱為勸退達阪呢,其實已經算是很好爬了,只不過下撤的要麼生病、或是不夠堅持吧,再難的路,一步一步的來,也總是會走完的嘛!上山很多時候都是之字形的彎道行走,照著走其實就很輕鬆,不過嫌棄太遠,所以總是認準對的方向就直切上去,殘劍跟我都有這個習慣,峰海一般就選擇穩當清晰的盤山路徑!

16:49到達白楊溝達阪,25.3km,離小冰湖3.4km的距離,本來是想兩小時就到的,不過也是太想當然了,這種爬坡一小時1km的速度才是正常的!達阪上竟然有經幡,不必多說也決不是當地人留下的,不過有種回到西藏的感覺!達阪上坐了一陣子,殘劍上來了,趕緊招呼到最高點,遠遠看著天際高聳的河源峰,這幾天就是圍繞著他在行走啊!

峰海應該是真的累了,讓去埡口拍照也沒去,直接扔下包就躺著閉目養神了,殘劍跟我就興奮的很,是啊、看了那麼多雪、那麼多山,可是每當再次看見雪山,依然止不住的歡喜啊!

另一面的山坡因為是向風面,幾乎沒有積雪,不過一路都是碎石路,有時小石子進到鞋子裡邊,踩著難受的很!回頭看看後邊的天空,心醉一般的藍色,山峰已經看不見一絲積雪,荒涼、孤寂、肅穆;往前呢,因為向著西邊行走,此時迎著陽光,遠處的天空從深藍、淺藍、到漸漸發白,黃昏將到了呢!

本以為會一直下坡到營地的,不料中途偶爾還會爬升一些,繞著山腰繞了很大一圈才在另一面逐漸下降,下坡的路坡度比較大,直切下山實在太危險,就算跟著路徑也覺得不是很穩當,速度怎麼都是快不起來的,小心為上!

中途休息時看見對面山間迎風站了一隻北山羊,殘劍怎麼都說見不著,這傢伙怕是戴了副假眼鏡吧!山上就遠遠看見白色的蒙古包,大家想著今晚會不會遇上其他隊伍呢,人多聊聊天也很好玩的。18:56去到馬鞍營地,這裡也能當營地?我覺得大家對營地有什麼誤解嗎,無水源、無遮擋、地上盡是牛羊馬糞便,何不往下700米在水源處露營嘛!19:24到達營地,30.4km,蒙古包只有一位上了年紀的老爺爺在,住蒙古包50元,吃飯100元早晚餐,據說羊肉管飽,殘劍峰海兩人懶得搭帳篷,於是住蒙古包,我在外邊空地露營,不過營地總共也就能扎6.7頂帳篷吧!殘劍峰海理所當然的吃羊肉了,我今天對油膩的東西吃不下,剛開始就沒想吃,不過後來想著羊肉管飽啊,錯過這村沒這店啦,於是也吃上了,實際呢、管飽的不是羊肉、是飯,羊肉一人一塊鍋裡基本就沒了,套路啊套路!100的手抓羊肉飯,嗯、應該是這輩子最貴了!不過羊肉真的特別好吃,如果羊肉管飽的話,我想大家都是能夠再堅持多吃一點的!

D2:2018.10.01 河谷營地(7:56、0km)-空中棧道(8:50、3.2km)-五星營地(9:14、5.9km)-溜索點(9:59、8.8km)-老虎嘴(10:41、11km)-一棵樹營地(12:11、17.3km)-庫勒阿特騰達阪(16:38、23.4km)-小樹林營地(18:24、28.5km)-高原牧場營地(19:47、34.5km) 徒步34.5km,耗時11小時50分

昨晚跟大爺溝通了很久才答應早上早起幫我們準備早餐,於是理所當然的睡到將近七點才醒,反正差不多8點才天亮,走夜路對我們來說完全沒有必要!晚上睡覺很冷,到營地就直接換上軟殼抓絨褲,睡覺也穿著!早晨聽到大爺忙碌的聲響,再不想起床也得起來啊,換上速幹褲後真的是涼涼的很!

進蒙古包吃早餐,殘劍峰海都起床了,正在收拾東西,大爺的粥放在爐子前邊,清湯寡水來形容最到位,喝了一點,得、這是米飯泡了一晚早上再加熱的吧,反正跟粥沒啥關係了,還是自己煮點燕麥粥喝吧,殘劍就著羊肉湯泡饢,吃的很香的樣子!

7:56分,天色漸明,能夠看見路徑了,於是揹包出發!殘劍比較擔心空中棧道、老虎嘴、臺河不好走,定了最低計劃到一棵樹營地,我就覺得10月臺河根本不用擔心,至於空中棧道、老虎嘴更不必說,博格達、烏孫這些線路都有所謂的難點,其實真正去走的話你就會“納尼”!

離開營地幾百米就下到河谷,這就要開始過河了,虧我出發換了登山鞋,算了、直接穿溯溪鞋吧!殘劍峰海一路就踩著石頭過河,反正也能過!

一路沿著河谷下降,路徑挺明顯的,一路都走在歷史軌跡上,石頭路上走著有種身輕如燕、踏雪無痕的感覺!

8:46走到木橋處,2.9km,前邊不遠處就是空中棧道,下溪水洗洗鞋底的石子,不禁哀嘆一聲,鞋子為什麼不是全包的啊,一會兒又洗腳一會兒又洗腳,有點麻煩!空中棧道沒啥難度,寬敞的很,棧道後就是個大斜坡,雨雪天氣肯定難爬,上到頂部再往前走倒是危險很多,路斜且窄,外邊就是懸崖,雨雪天氣時絕對危險的要命,這裡才是需要注意的地方啊!

9:14到河邊五星營地,5.9km,虧的昨天沒抽筋往這跑,這也太遠了!不過營地不錯,平整、離水源也近,而且在樹林裡,晚上可以起篝火!

到河谷就能經常見著一些樹木了,終於能夠感受到秋天的氣息,一片肅殺清冷,葉子漸漸泛黃,秋意之濃郁,在廣州真是很難感受到!臺河夏季需要溜索才能過的地方10月遇見可以直接趟過去了,水深不到膝蓋!聽說可以從右側山上切過去,不過也太陡峭了吧,路都沒有,我倒寧願直接涉水!殘劍這下不得不脫鞋過河了,峰海直接用保鮮膜包住鞋子褲子,不過聽說也溼了一點,讓他們換溯溪鞋吧,偏偏裝聽不懂,真是沒辦法的很!

過河點是連在一起的,過來了走一段還得再過去,所以這裡有兩個溜索,不曉得夏季牧民怎麼收費的!仔細看地上的植物才發現都結霜了,難怪這麼冷,不過、涉水時只覺得爽了,忘了冷!

10月其實完全不用過老虎嘴的,走河谷就行,去老虎嘴還得爬坡切到山上去,辛苦多了!殘劍告訴我這短短的一段路就是老虎嘴,我就覺得吧,名不副實啊,就算下邊是臺河吧,也談不上多麼危險,誇大了!路邊發現一隻摔死的北山羊,常在山上走,哪有不摔跤啊!有時就是付出生命的代價!出去玩也一樣吧!

到一棵樹營地前有條岔路,往左邊就得爬山,不過可以避免過河,夏季是最佳的選擇;直行的話免了爬坡,不過得涉水;到這我糾結了一下,等殘劍過來商量,最後決定上山,畢竟他倆沒溯溪鞋,我是寧願過河的!不過少數服從多數嘛!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到山上,其實也沒那麼難,不過我覺得這是多出的路,再想想就當拉練好了!遠遠看到山崖上一群北山羊靜默的佇立崖間,隨著我們慢慢的接近,突然之間受到驚嚇,蹦蹦跳跳的隱沒於崖石之後,不僅驚歎於這矯健的身姿!

上坡後有下坡到河谷,居然還要再上坡,弄的我總是糾結要不要直接走河谷算了!遠遠看見一棵樹營地的牧民帳篷,猜測著是否有牧民或驢友在那。12:11分,17.3km,到達一棵樹營地,提前完成預定計劃,營地別說人了,連頭牛羊都沒有,只有遍地的垃圾!既然計劃提前完成,於是卸包準備煮午餐,好好休息休息,再翻庫達阪!

一棵樹營地露營環境非常好,草地平整且寬闊,視野光線都不像河谷裡那麼短促昏暗,遠遠的能看見白雪覆蓋的雪山,晚上看星空銀河應該特別漂亮,水源也極近,勤快一點晚上甚至可以來個篝火晚會!不過營地卻是也是垃圾遍地,氣罐、熟料袋、飲料瓶、調味罐到處都是,讓人無語的很!煮麵發現一個問題,居然沒帶鹽,吃著寡淡的很,沒有胃口!

13點左右出發,以為需要直走往著雪山方向,竟然沒對照軌跡,等到過河時殘劍才喊著錯路了,正確路徑出營地直接左轉向上開始爬坡才對!

下午狀態不是太好,可能就是午餐鹽分補充太少了,沿著碎石一路往上行走,天空很藍,不過我有點懶,看著彎彎繞繞的路有點煩,直接順著溪流往上,可能累一點,不過走著心裡爽,有種走了捷徑的莫名喜悅!

因為殘劍走在最前邊,所以不用太費力氣認路,看著他要去的方向直接切上去完事兒,越往上行走路上積雪越來越厚,雪地行走始終才是爬坡的主題!到中間平臺休息等待峰海,峰海依然穩穩的走在正確道路上,反正就是不跟我們瞎折騰!躺在平臺晒太陽養會兒神,差點就要睡著了,有種慵懶、忙裡偷閒的感覺!

遠遠看見山腰有牧民騎馬過來,原來是要去白楊溝的,今天到河谷蒙古包那裡,問了一下前邊的路況跟隊伍資訊,得知有隊伍翻越蒙達阪了,誒、這下可以偷懶不踏雪開路了,幸福來的措不及防吶!再次拜託牧民帶話跟mac-otw我們的情況,哪裡知道他早就下撤了呢!峰海拍照時才發現手機不見了,於是跑回平臺去找,辛虧還是落在平臺處,幾百米距離而已,如果落在一棵樹營地,那就好玩了!

庫達阪上都是積雪,不過跟著前邊隊伍的路徑走就很輕鬆,根據雪地留言判斷至少有位遼寧錦州的驢友,不知道哪一天能遇上呢!興許前方山尖裸露的緣故,一路也沒有雪盲的跡象!天空湛藍如洗,這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吧,天氣這麼好!

雪地路徑有幾條,殘劍走最平緩的路,我走了直上的,不過最後都會匯合到一起,峰海在後邊慢慢溜達!作死的選了一條有馬蹄印的路,以為會近很多,不過到後邊積雪太厚,路也太滑,走一步滑一步,溯溪鞋走起來特費勁,最後手足並用才到山頂,太不容易了!

16:38到埡口,23km,一看怎麼沒有殘劍身影,卸包到處走,吼了一聲,聽殘劍迴應才發覺他那才是正確路徑,不過都是山頂,相差20米距離而已!

埡口風大,凍的要死,找個避風的地方都難!峰海上來也許覺得我們等太久也很冷,所以沒作休息就立馬下山了!下坡就是他們的主場了,腳後跟磨破皮,也不敢走太快!

溯溪鞋下山真的要涼,一路碎石子不停滑落鞋底,特煩!乾脆再換上登山鞋,殘劍峰海都走出很遠了,好吧、這下保護到位了,可以瞎折騰一下,直接直切下坡,果然效率高出很多!

殘劍峰海下坡走太快了,好歹給個時間拍照嘛!後來覺得不能老追,於是獨自在後邊悠哉的拍照,反正他們也跑不到哪裡去!18:19分到河谷,河谷樹林繁多,而且葉子都已經泛黃,想著馬上就可以休息拍照了,開心的很!等過橋看見殘劍峰海在木屋前休息,心裡就知道、喔、完了、這裡不是我們的營地!果然、剛走進殘劍就問我要不要繼續往前推進,聽木屋主人說下個營地在6km後,需要過10次河!

反正才六點多點,要走就走吧,不過等我換回溯溪鞋!聽說小樹林營地的羊肉真的管飽,而且很好吃啊,而我居然要錯過,悲傷逆流成河!

化悲痛為動力,小樹林營地後樹木已經很多了,而且秋葉枯黃啊,那麼漂亮,那兩位竟然只管走路,氣的我也不拍照了,暴走開始!

殘劍峰海過河就得涼,到處找石頭,誰讓他們沒溯溪鞋的,我直接風風火火涉水過去,有時三人選路也是各走各的,他倆怕涉水,所以總是選切到山上,好避過過河,我就專門選不用爬坡的,事實證明也不用涉水!

臨近高原牧場營地,峰海實在走不動了,坐在原地休息,跟殘劍一起往前,遠遠看見山腰的屋子,一度把屋旁的假人當真人,想著去到買點什麼好呢!走過去才發現連屋子都是破的,擋風不擋雨,不過屋子附近有幾塊平整的草地可以露營!殘劍跑屋子裡紮營了,我跟峰海草地紮營,不過離水源有點遠,得下坡去河邊取水,挺麻煩!其實再往前走1km左右有個比較好的營地,不過,到這都19:47了,34.5km,大家都累了,而且、我們不走夜路!取完水就窩在帳篷煮飯、聽歌,只有這個時候才是最閒暇的時光吶!晚上會不會有狼呢?管他的!

D3: 2018.10.02 高原牧場營地(7:48、0km)-冰湖營地(10:09、6.7km)-蒙特開曾達阪(11:48、9km)-哈納尕依特達阪(14:03、12.4km)-CV交匯處(16:54、21.6km)-烏蘭達阪(19:19、26.3km)-烏蘭達阪下2號小木屋(19:56、28.4km) 徒步28.4km,耗時12小時7分

昨晚睡的還算安穩,沒有聽見狼嚎,大概狼也跟著羊群轉場去了吧!今天保底計劃到CV交界處,到時看情況再做決定!而我必須記得的一件事:問牧民討一點鹽!昨晚多虧了峰海的方便麵調料包救急,有點後悔不帶泡麵!

在帳篷裡吃完早餐,不想收帳篷,睡袋裡多麼溫暖啊!不過啊、路在那裡、不走不行!7:48分,剛好能看見路了,起包出發,清晨的天氣很涼,尤其只是穿著速幹褲、溯溪鞋,不過隨著運動開始,熱量漸漸發散到全身,就再也沒有感到寒冷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太陽慢慢散發著溫暖的氣息,遠處的雪山浸染上一片金黃,像是披上一層盔甲,準備沙場征伐!本來以為今天的目標就是正前方的雪山,於是大步流星的往他奔去,到山坡發現路徑沒有了,原來還得往左直上,只好與雪山揮手告別!其實都不用過河谷走到右邊的山坡上,直接開始就沿著左邊山坡的路徑行走就是了!以前看攻略時總是會看見北山羊的角,那時覺得特別稀奇、特別想親身體會一下,這一路走來看到不少,怎麼說呢,更希望見到活著的北山羊吧!

殘劍左切沒一會兒又不走路徑了,跑去直切;今天我懶得直切了,跟著路徑走,省心省力一點,峰海依然保持一貫作風;草地走完、進入碎石路段,這段路其實不算短了,一路在碎石間爬坡,彎彎繞繞,搞得最後不直切就受不了!在前邊風風火火的走著,特別帶勁兒!有時會想會不會有狼藏身碎石之間,畢竟、一路走來,太荒涼了,太安靜了,偶爾崖壁驚起幾隻飛鳥,也會嚇自己一跳!

10:09分到達冰湖營地,6.7km!營地地勢非常平坦,被群山環繞,走過去會發現明顯的露營痕跡,有廢棄的氣罐、也有未焚燒乾淨的垃圾,不過營地地面都是碎石,而且也沒看見水源,露營的人應該都是取雪、冰融水的,不算一個好營地!

離開冰湖營地,繼續爬坡,依然碎石路,依然選擇直切,今天的爬坡有點早、有點多了!隨著海拔逐漸上升,風越來越大,體溫漸漸被帶走,手有點麻木的感覺!

10:55分到蒙達阪冰雪起點,7.6km,遠遠看見埡口前有兩人前行,看來今天會遇上前邊的隊伍了;等到殘劍到了再一起出發,這段雪地不長,而且雪也不厚,我大概估算了一下,一小時肯定能夠到埡口!跟殘劍商量好在埡口煮水做午飯等峰海,於是出發!

這段雪地行走應該是最輕鬆的,畢竟雪並不厚,而且有前隊走過,簡單的很!11:48到埡口,9km、用時不到一小時,埡口另一邊風太大了,吹的特別冷;

首先拿出爐子裝上雪燒水,然後換上登山鞋,跑到背風一面等殘劍到來!殘劍到來也開始燒水,順便晒睡袋帳篷,奇怪的是我都睡袋帳篷一點也沒溼,可見晚上還是很乾燥的!

殘劍幫峰海也弄好飯了,等到峰海上來直接開吃,省時的很!埡口另一面的山峰都覆蓋著積雪,看起來美極了,不像來的這邊,山尖光禿禿的,所以、人靠衣裝,山靠雪裝吶!

休息到13點多繼續出發,到哈達阪距離不遠,一路依然是碎石路,不過換上登山鞋後可以使勁折騰,再也不怕碎石子進鞋裡了!遠處的群山連綿起伏,披上一層淺淺的雪裝,陽光溫暖而又和煦,腳下的碎石路似乎像是特別難走,不過走上去才發現很穩定,不必擔心滑落的危險!

14:03分到哈達阪,離庫達阪3.4km,差不多一小時走完,算得上暴走了,這種路走起來都有帶風的感覺!左手的山谷裡其實也是一個牧場,因為後邊遇到的蒙古族大叔說是冬季前都在裡邊放牧的!站在哈達阪往前方望去,雪山近處是連綿不絕的一片金黃草原,在這裡才真切的感受到秋天的氣息,一切都是想象中的美好,徒步、雪山、草原、溪水、秋天,多麼完美!從一個世界走入另一個世界需要多久呢,3天而已!

到哈達阪發現才走12km,心想也太慢了吧,不過想著都是在翻達阪心裡就釋然了,接下來能到哪裡就隨意吧!下坡殘劍峰海回到主場模式,直接從碎石路直切下山,走過的路帶起風塵漫天,辛虧不用跟的太緊!今天風景實在太漂亮了,我決定邊走邊拍照,不然太對不起如此美景!

剛開始還能見著兩人背影,畢竟都是走的,快也快不到哪裡去,後來兩人興奮著跑起來了,一下就沒影了;依然我行我素的保持節奏前進,這麼美的景色,竟然只能獨賞,莫名開心!不過還是希望鏡頭裡邊能出現一些人物!走到小木屋處就非常想露營,這裡除了取水麻煩,其他條件簡直是超星營地的標準,遺憾錯過了!

在草地上遠遠看見前方紅色背影,以為是殘劍等我,走近才發現是零紅蝶隊伍的隊員,喔、遇上第一支隊伍了,友好的問候一聲,得知他們今天也是到CV交界處!再往前走左切下到河谷,小野人正在岔路口等隊員的到來,很負責!本來應該麻煩小野人打衛星電話幫忙跟楊師傅說我們提前出山的情況的,結果走的太嗨、忘了!迎面峰海折還而來,原來是來找帽子的,軍綠色的帽子扔石頭間,第一眼我也沒看到!

陸續遇到商業隊的其他隊員,哇、美女好多,還有位年紀很大的小馬哥,頭髮都白了,不過身材精瘦結實,戶外到老的典範,不知道以後自己會不會也那樣呢!世事難說啊,不過希望那時依然有好多身體跟經歷來走吧,最重要的還是要努力賺錢!河谷間快速下降,逐漸超過其他隊員,麻煩隊伍裡的漂亮小姐姐幫忙轉告小野人打電話的事情,這下就稍微放心出山包車的問題了!

走到河谷底部,這個季節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反覆涉水走過這段距離,本來還擔心殘劍峰海又要切到山上繞行,不過看脫鞋比我還積極,果斷換上溯溪鞋過河,這段反覆涉水差不多2km的距離,峰海光腳走起來特別辛苦,這裡再也不能踩著石頭過河了,河水冰涼的很,不過我覺得好爽!到河谷中段開始變天,一點小雪,河谷肆虐的風讓溫度迅速下降,不禁哀嘆不已,這應該算是趁火打劫吧!只好換上衝鋒褲,商業隊的嚮導告訴我們可以切上山上繞過河流,殘劍打算等峰海到了一起切上去,我覺得自身沒有必要,於是打算繼續過河!其實後邊過16次河水就走完了,輕鬆的很!過完河谷進入平整的山谷,遠遠能看見嚮導騎馬遠去的背影,再仔細看能看到幾座木屋,那裡應該就是CV交界的牧民房了!於是直接從山谷直線往木屋走去,16:53到CV交匯處,21.3km,天空放晴 ,原來變天只是個紙老虎啊!

到這裡已經可以下撤了,不遠處就是機耕路,不過臨時包車的話很貴,單人500,湊齊4個才走,好像還只拉到縣上!等了一陣殘劍峰海也來了,兩位居然走錯路了,難怪、出峽谷就看他們下山了,一直到現在才來!殘劍幫人帶了跟女主人的合照,不得不說非常有心了!這裡的小賣部賣的東西不少,菸酒飲料都有,這下沒忘記問女主人要一點鹽,拿了個塑料袋手捧了幾把,真的太多了啊!事後準備給錢老闆說不用了,那就默默記下這份好意吧!

零紅蝶的隊伍今天在此停留,我們商量了一下決定翻過烏蘭達阪!V線的風景實在太漂亮了,一路都是金色的草原,不像C線那麼蒼涼!山峰上籠罩著一層雲霧,似乎一場風雪來臨的徵兆!

其實交界處的女主人想讓我們住下來的,再三問我們今天到哪,據她講後邊是沒有牧民的了,不過她不知道我們根本不在意能否遇到人,身上什麼都有,怕什麼呢!

在草原不緊不慢的行走,迎面而來的風漸漸冷冽,天際雲層逐漸加厚,陽光不再肆意,突然之間,空中飄起密集的雪花,糾結著要不要換衣物,不過還是叫停殘劍,我在想大雪應該趕緊露營滾進帳篷賞雪,殘劍想的是趁路上沒被大雪覆蓋趕緊翻過埡口,不然明天就辛苦了,那就翻埡口吧!

峰海走到現在已經很乏力了,一直在後邊慢慢走,有時我倆甚至看不到人影了,不過殘劍對峰海很有信心,知道他可以堅持,事實上也是如此!我走到現在精神不錯,沒什麼疲累的感覺,只不過有時沉默的行走覺得有點無聊,於是拿著相機隨拍!

走著走著,耳邊隱約傳來轟隆隆的聲響,以為自己聽錯了,這裡怎麼可能有這種聲音!誰料再往前走,遠方山腰竟然有條機耕路,一臺挖土機正在山腰不停運作,突然之間不知道怎麼評價這個問題!後來停蒙古大叔說是牧民修來趕羊群的,有點不合理啊,羊群草原上哪都可以走嘛,何必多此一舉;後來遇到施工工人說是裡邊有礦,我想這個倒是靠譜一點!

挖土機傾倒的泥土把徒步的小徑都快給淹沒了,於是切到機耕路走,在機耕路等到峰海一起來再出發!停下來可就是真的冷了,而且休息會兒就不想動了!機耕路一直可以走到烏蘭達阪上,不過實在太繞了,盤山

路、看著就不想走,依然走回徒步路徑!

19:19分到烏蘭達阪,26.3km,此時天空灰暗的很,達阪另一邊的地上有淺淺一層雪花,天地之間、由近及遠、都蒙上一層白紗,賞心悅目!沒再等峰海,直接下山,殘劍怕峰海下坡跑起來,不過峰海今天消耗太大了,下坡老老實實走下來的!

天色愈加昏暗,計劃到1km後的小木屋已經上鎖了,外邊枯草太深,也不適宜露營,不再糾結、繼續向前吧!右手坡地上有個小木屋,不過得下到河谷再走上去,殘劍想去那邊看能否露營,如果這樣、我寧願再往前走、哪怕是夜路!

趕緊讓殘劍打消這個想法,軌跡顯示前邊不遠還有小木屋,再堅持一下!轉過一個彎,今晚營地出現眼前,竟然還有羊群、牧民,第一個想法就是今晚有羊肉吃了,幸福來的措不及防吶!殘劍跟牧民交涉才發現屋子也不是牧民的,他們也是趕羊群轉場在此暫住,於是很高興的接納我們一起入住,木屋剛好能睡五人,幸福!牧民帶了電瓶可以發電照明,感覺回到現代社會了!此時外邊已經是風雪交加,不時有雪花從窗戶、屋頂飄進屋內,呼、總算在大雪來臨前住下,此刻19:55分,徒步28.4km,我們總算沒走到八點,似乎這變成一種莫名的習慣!兩位牧民大叔是蒙古族的,明天應該就到雞爪岔營地那裡,我們在屋裡忙著煮晚餐,大叔在外邊劈柴起火,本以為是用來煮飯或取暖的,其實是用來驅趕狼群的!在屋內聽著蒙古音樂,看漫天風雪,即使身處荒野,也有如此閒暇愜意的時光!

D4: 2018.10.03 烏蘭達阪下2號小木屋(8:01、0km)-CV混界點(9:01、4.3km)、夏熱達阪(9:46、6.9km)-雞爪岔營地(10:29、10km)-午餐點(13:26、21.4km)-綠湖(15:59、30.4km)-烏拉布圖達阪(18:11、32.7km)-烏拉布圖達阪下1號木屋(19:34、37.2km) 徒步37.2km,耗時11小時33分

凌晨12點多,外面突然傳來牧民的陣陣吆喝聲,實際上也是被殘劍峰海的呼嚕聲吵醒了,最關鍵的是需要起夜,啊、外邊那麼大的雪、那麼冷,實在不想爬出睡袋啊!不過走出去才發現雪已經停了,天空繁星點點,銀河可見卻並不清晰,雖然想拿出相機拍拍星空,不過最後還是屈服在寒冷的淫威之下!問牧民大叔才知道有三隻狼來叼羊,三個方向襲擊,聲東擊西的策略用的出神入化,最後成功叼走一隻羊,物競天擇、各有各的生存方式,對此、我是保持中立的,畢竟不是當事人!想把一路產生的垃圾扔進火堆燒掉,提前問大叔,大叔說“我們家的火沒有不乾淨的東西”,啊、說的我心裡一愣,想著也許是蒙古族的習俗吧,於是笑笑說不燒了,帶出山挺好,最後也帶出山了!早上大叔解釋說他們垃圾是要單獨燒的,大概也是覺得昨晚的話有些不近人情吧!不過倒真的沒有介意,畢竟在外邊、必須尊重民族習俗!

蒙古族大叔自從狼來過後,整晚沒睡,在屋外起了一堆篝火,守著羊群直到天明,辛苦!起床走出小屋,風雪已止,今天我們需要向著太陽升起的地方前進!草地上零星散落著點點白雪,天際陽光透過雲層灑落一絲絲金色陽光,承蒙眷顧,又是晴朗的一天!

在屋後見牧羊犬倚著羊群睡覺,關係親密的很,其實昨晚看見牧羊犬都是獨自蜷縮在木屋外,也不靠近火堆,實在很難想象牧羊犬怎麼熬過寒冷的夜,大概極冷時才會靠近羊群互相取暖吧!8:01分,準時出發,牧民大叔要補覺,等到10點多才出發,今天也是他們轉場結束的日子,揮手告別,走向朝陽!

此時此刻的風景實在難以言語贅述,反正啊、一步三停,打定主意不跟著殘劍峰海的步伐走了!怎麼能讓人遇上這麼漂亮的景色呢,如果能在這裡住上幾天該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如果有時間,又不想太虐,那麼我想走cv交匯處進山,走V線到綠湖這段,那是很完美的!

離開2號木屋後,2km後就會發現一片平坦的草原,草原上間隔不遠距離就有小木屋,實在不必擔心露營問題,不過現在木屋的主人都已經下撤了,獨留天地一片寂靜蒼茫!

如果說昨天的風景是開胃小菜的話,那麼、今天的應該稱得上是饕餮盛宴了!草原各處散落著馬匹、犛牛,居然還有獨峰、雙峰駱駝,原諒我的孤陋寡聞吧,實在想不到草原深處竟然有駱駝,驚奇詫異的不得了!於是獨自往駱駝的方向走去,也不能走太近,天知道駱駝會不會踢人呢!

走到CV混界點,據說這裡也可以下撤,還有機耕路,沒有具體看過地圖,倒不知具體情況!從這裡開始爬坡,夏熱達阪就在前方,2.6km後到夏熱達阪,9:46分,6.9km,夏熱達阪應該也是最好爬的,不是那種急上的坡,一路緩緩上升,不會累的氣喘喘噓噓!可以跟著機耕路走、也可以走小徑,現在地上的雪未融化,讓草原上的色彩更加斑斕,迎面駛來一輛皮卡車,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興許是去後邊的草原遷移剩下的牲畜,也或許是修路的呢,何必在意呢,我們的方向是遠方啊!

殘劍獨自向前走著,迎著初升朝陽,雲層時而遮住太陽,讓我們可以看清前方,時而漏出陽光,讓我不得不低頭前行;並沒有在夏熱達阪停留多久,殘劍覺得太簡單了,也就沒等著峰海到來直接下山了!我呢、如此美景、豈可匆匆而過!

五仁月餅 發表於 2018-11-1 14:41真的太幸福啦!

從看著從水邊的岩石上走過的擔心,到一片黃黃的草地,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在城市基本上是看不到草的枯榮的。

到薄薄的一層冰雪多好看~

還有文字也很有趣啦~

哈哈、謝謝誇獎!戶外最有趣的除了人事、不就是不停變換的風景!

下山沿著機耕路行走,放眼望去,天空一片蔚藍,視野中盡是一片金黃,殘劍一會兒就只能看見背影了,峰海下坡沒有開跑,萬幸、可以慢慢欣賞這秋色!

路邊的小牛好奇心很重啊,目不轉睛的盯著你,好像從來沒見過人似的,不過等你試圖靠近時又立馬跑開,歡脫的樣子讓人想笑!

10:29到雞爪岔營地營地,10km,營地有條岔路去另外的地方,具體到哪不曉得,應該也是牧場吧!營地有大片的牧民房,房子前馬群駐留,不過等我們經過時,群馬沸騰啊,竟然這麼怕陌生人!昨晚東北那支AA隊似乎就在此露營,今天會遇上他們!

營地不遠處就是河流,需要渡河,殘劍停在這裡換洗衣物,早上可是穿太多了!登山鞋磨的腳疼,脫鞋換上溯溪鞋,哎、腳後跟磨破了,如果進山那天沒滑一跤該多好啊!河水特別清澈,水底清晰可見,直接涉水過河,捧水而飲,暢快淋漓!在這裡休息補給,吃了很多峰海給的牛肉乾,殘劍竟然吃月餅,我在想下次要不要帶點月餅煮開當早餐,戶外簡直是黑暗料理誕生的溫床吶!

原文出處:微旅行

相關文章

  • 相關關鍵字: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