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聊話題
  2. 生活時事
  3. 公益關懷

對待「職業」貴賤的態度,決定你人生層次!高層次的人,從不以貴賤論職業!

  • 01-12

職業本身並無貴賤,所有為生活拚命工作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01
小職業里的大溫暖
近日和朋友一起約在時代廣場的一家餐廳吃飯,與朋友談笑間,卻被一陣高分貝的女音打斷了。
循聲望去,一位帶著孩子穿著時髦的女士正居高臨下望著一位女服務員,罵罵咧咧地說:「我這裙子可是今冬的新款,要是弄髒了你賠得起嗎?」

彼時被她責難的年輕女服務生正瑟瑟發抖地連聲說著「對不起」。
原來是她端湯上桌時,湯匙不慎跌入碗內,濺了幾滴湯到女士的手上,想必是燙到了她,所幸未燙到孩子,也未弄髒她的裙子。
可這位女士仍不依不饒地說:「不會幹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連個服侍人的工作都干不好,你也就配當一輩子服務員……」
最後餐廳經理過來安撫,女士才稍稍消了氣。

末了,我還聽見女士義正言辭地對孩子說:「你看到了吧,你要是不努力讀書,以後就只能像她一樣,當個沒出息的服務員。」
毫無疑問,在這位女士的眼裡,服務生就是個「低賤」的職業,連最起碼的尊重都不配擁有。

在許多人眼裡,體面光鮮工資高的工作就是高貴的,而辛苦髒亂收入低的職業就是低賤的。
可是更多時候,最溫暖人心的往往恰是那些所謂的底層職業者。

前幾日,陳可辛的春運短片《三分鐘》,看過的人都哭了。
一個普通的列車員因為要值班,好幾年都在列車上過除夕,和家人團聚都是一種奢望。
而即便和兒子相聚的時間只有3分鐘,她下車的第一件事不是立即奔向兒子,而是維護秩序招呼乘客安全下車,直到乘客全部下車後才得以抱抱兒子。

2017年底,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的宿管阿姨徐根娣55歲退休時,因為800餘名學生捨不得她離開而集體請願將其留下,成為「史上最暖宿管阿姨」。
她在這個職位上幹了15年,每年新生住進宿舍,不到一個月她就能準確記住所有學生的姓名、班級、專業、籍貫甚至家庭成員情況。

她總說「自己的孩子們,怎能不擔心?」就連那些畢業好幾年的學生也都感念她的大愛,逢年過節打電話或探望,親切地喚她「徐媽媽」。
凌晨4點,杭州一個外賣小哥騎行20多里冒雨送餐,寒風中小哥瑟瑟發抖,不料顧客始終不接電話,只能推著沒電的電瓶車,步行3公里回家。
後來才得知,顧客因為熬夜工作,實在太累睡著了。

日前天氣寒冷,我們公司的大多數人都不願意出去吃飯,因此公司前台的茶几上每到了飯點,都有堆積如山的外賣,而每個送外賣的小哥無不凍得臉紅手腫,只為了我們能在飯點前吃上熱乎乎的飯菜。
我們平日裡享受到所有歲月靜好的背後,都是無數所謂底層職業者的負重前行。
他們用自己的雙手對抗生活中所有的來者不善,對於人情冷暖有著更為深切和真實的感知。因此心底的溫和良善和忠於職守,也讓他們的小職業里,往往藏著大溫暖。

02
職業無高下,對待職業的心卻有貴賤之別
低層次的人,往往眼高手低,對自身的實力缺乏正確的判斷,從而對工作挑三揀四。
央視的《心理訪談》節目曾經報導了一個真實事件《啃老兒子狀告父母》。
一個有手有腳正常健全的29歲男子,沒有一技之長,卻總想著當演員和模特取得名利和高收入。
前些年他做過飯店服務生,做過搬運工,但都只幹了幾天便覺得這些工作太低賤太累而放棄。

他沒有工作,在家啃老一直啃到29歲。
父親終於氣不過,便將其趕出家門逼迫他去找工作從而自立。
不料此舉惹怒了他,他揚言要將父親告上法庭。
當被問及緣由,他還言之鑿鑿地說:「因為他在我困難、沒能力養活自己的時候,還落井下石地趕我出家門。」

而住在我們小區的熊阿姨,她做清潔工12年,輾轉打掃過全市幾近2/3的高樓大廈和政府機關。凡是經她打掃的地域,都是一塵不染。
就連打掃公共洗手間時,只要是她負責的區域,都能達到五星酒店的潔凈標準,她還會自費買一些專用除味的香薰放在洗手間裡。

由於她出色的成績和敬業的態度,她多年被評為「市優秀保潔員」和「市勞動模範先鋒」,還於去年破格拿到了一筆不小的政府獎金,在女兒的幫助下自己創立了一家政保潔公司。
如今她的公司已有100多名保潔員和保姆,為無數人提供了一個再就業和創造價值的平台。

職業本身並無貴賤,所有為生活拚命工作的人都值得被尊重,所有心裡裝著他人的職業都有其本身的價值。
李連杰版的《霍元甲》中,霍元甲與日本武士田中安野品茶論道時說道:「武術沒有高低之分。」
田中十分不解,問道:「那為何人們還要比武求勝呢?」
霍元甲微微笑道,說:「武術沒有高下之分,但人卻有強弱之別。

這個道理放在職場也是行得通的:職業無高下之分,對待職業的心卻有貴賤之別
高層次的人,總能找准自身的定位,更能兢兢業業地對待自己的工作,且能夠透過自己從事的這份職業看到其背後的價值並踐行。

03
對職業的態度,決定你的人生層次
著名蘇格蘭作家喬·麥克唐納說過:如果自身偉大,任何工作你都不會覺得渺小。
對自己職業的正確認知,能從內在驅動自己對待職業的態度,而這一點,往往能反映一個人的人生層次。

曾經的文科狀元、北大才子陸步軒畢業之後賣豬肉的事跡被媒體廣泛關注,很多人扼腕嘆息出身中國一流學府最終卻只能做個屠夫,覺得是給北大抹黑。
但即便在最黑暗的時刻,他都未曾放棄,他深知既然做了,便要將「賣豬肉」這件事做到「北大水準」,他從來不賣注水肉,一個檔口他能賣出十二頭豬。
並且,他也從未荒廢自己的才華,賣肉之餘還筆耕不輟地出版了一本書《屠夫看世界》。

正是他對待自己職業的這種赤忱和追求極致的決心,讓他不斷探索,最終他同合伙人一道創立了符合高端豬肉需求的品牌豬肉「壹號土豬」,在2015年的銷量超過了10億,在國內成為土豬肉的第一大品牌。

而在2016年他的豬肉品牌登陸天貓,成為第一個面向大眾消費者的網際網路+豬肉品牌。
至此,他完成逆襲,將他「屠夫」這個職業做到了極致。
劉禹錫說過:「苟有所見,雖布衣之賤,遠守之微,亦可施用。」

同樣的道理,職業亦無高下之分,如陸步軒一樣忠於本心,並始終保有對自己職業的敬畏和赤忱之心,不得不說是一種格局。
王衛高中畢業後便沒有再升學,曾在香港叔叔的手下做過小工,而後又輾轉順德做印染工人。
在做印染時他發現很多香港人都在廣東設廠,物品在香港和廣東之間的流轉特別頻繁,於是他背著背包、拉著拉杆箱每天奔波於香港和廣東兩地,無懼辛苦自己當起了快遞員。
隨著業務逐步擴大,他與幾個夥伴創立了順豐公司。他不斷思索順豐的運行模式,最終從加盟制轉為直營制,隨後順豐開始訂立國內高端快遞行業的定位。

王衛的格局在於「他想做事,他辦企業的根本目的不是賺錢」,王衛經常強調「收派員才是順豐最可愛的人」。
而上市後的順豐控股總市值超過2300億,成為中國民營快遞巨頭,王衛也因此問鼎快遞界首富。

高層次的人,從不以貴賤論職業。
他們雖處於看似「底層」的職業,但對自己職業的方向有著清醒的認知,自己也有渴望自我逆襲和突破的決心,在這個內驅動力下,不斷探索不斷嘗試,從而得以從底層掙脫出來。
而能不懼辛勞地和自己的職業死磕,又足以體現他們對自身能力的長遠進階,這便是一種遠見和格局。

04
用匠人精神對待你的職業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價值觀深入人心,因此很多青年人對於職業的選擇、對於自身的定位有著不切實際的預期和偏見。
覺得工資高坐辦公室的體面白領就是要高人一等,而覺得後勤、前台、快遞員、清潔工等職業就是低賤職業。
秋山利輝在《匠人精神》里說過:把簡單的事情做到極致,功到自然成,最終「止於至善」。
正如古大德云:「成大人成小人全看發心,成大事成小事都在願力。」

「匠人精神」首重人品,其次才是專業技能。
這個「人品」反映在職業上,就是職業素養,即對職業的態度是否端正,是否對自己的職業懷有願景。
以匠人精神對待自己的職業,不斷提升心性,努力自我培養,將手頭之事做到極致,無論處於什麼崗位,都能獲得精進和成長。
正如俞敏洪老師說的「用心活、用心干、用心經營、用心詮釋人生」,這就是對於職業最高層次的修行。

陳可辛執導《三分鐘》▼

相關文章

  • 相關關鍵字: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